金融机构坏人多?

(转自三公子)
大家好,我是三公子。
从去年中旬开始,我就在公众号和交流群里反复提示,抓紧离开行业下行的业务雷区,密切关注金融系统将于两会后,3月底发生的大事。
上述提议,完全基于对既有信息的整理和逻辑推演,奈何很多金融同业眼里只盯着狭窄的业务,缺乏大局观和敏感度。
简单梳理一下几件事,不过度展开。
首先,小绵羊省开始查中介财顾,且当成了自上而下的任务来推。
大家可以仔细读读《XX省规范融资平台投融资行为的征求意见稿》。
其次,华融的窟窿问题拖延至今,业务近乎停摆。
随着赖先生被执行了死刑,主犯已经伏诛,业务亟待重新出发。估计对于历史遗留的窟窿问题,很快要有处置方案出台了。
第三,中信银行原行长孙德顺出事。问题里,很重要的一条,就是“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”。
顶风撸地产太猛了,难免通过地产输送。
第四,光大实业前董事长朱慧民出事,以企养家。
问题包括:
“将贷款审批、投融资等权力当作牟取私利的筹码,与不法商人沆瀣一气,大搞利益输送,把国企当私人领地,以企养家”等。
今天则发生了两件事:
第一件事,银保监会农村中小银行机构监管部主任郭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已主动投案自首。
这个部门,是监管农商行的。业内的人都了解,过去几年,各地农商行四处出击,跨地域展业,风格激进,坏账高企,隐藏了很大的风险。
当然,听说郭鸿出事还有作风问题,兔子吃了窝边草。
第二件事,银保监会的最新表态。
中新社记者王恩博今天从中国银保监会获悉:
“银保监会表示,将坚决惩治重大金融风险背后的腐败问题。坚持无禁区、全覆盖、零容忍,坚持重遏制、强高压、长震慑,重点关注高风险机构和地区,持续深入查处重大风险事件、金融案件背后的利益输送、监管失守问题,特别是破坏监管秩序、市场秩序,造成国有金融资产重大损失甚至【诱发风险事件】的,一律严惩不贷。
…,对【拉拢腐蚀监管干部的金融机构和人员】,严格执行“双通报”;落实行贿受贿一起查处,涉及金融机构及其人员违法违规违纪问题…”
这篇新闻的信息量特别大,推荐大家仔细阅读原文。总结其中两个核心观点:
其一,重大金融腐败会诱发市场风险事件。
也就是说,现在市场上,之所以爆这么多雷,出这么大信用风险事件,既有行业周期的因素,但也有很大的因素,在于金融腐败。
重大转折出现了:
在过去,出现市场风险,大家都不想的,是市场问题,和个人无关,都是好同志。
那么以后,市场上再出现信用风险事件,监管一定会先查,是否存在金融腐败。
从这点来说,未来的信用风险事件,可能是收敛的态势。因为有人怕查。
其二,监管干部出问题,在于有金融机构和人员在拉拢腐蚀。
这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,不必纠结。但这句论断的潜台词:
某些金融机构就是洪洞县,而洪洞县里没好人。猫和老鼠是做不了朋友的。
其实,银保监会的表态,在3月19号就有预兆。
中纪J公众号在3月19号晚上22:06发过一篇文章,里面提到一段话:
“持续压实【金融管理部门、监管机构和地方党委、政府主体责任】,【做好金融反腐和处置金融风险统筹衔接】,强化金融领域监管和内部治理,做实以案促改、以案促治,切实保障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。”
如果说,过去处置金融风险是按照市场化原则,那么在未来的处置思路,将会是:
与金融反腐统筹衔接。
从2008年到现在,金融的甲方角色长期置于实体经济之上,是不合理的。在未来,会陆续回归常态,即金融只是实体经济的乙方,要做好服务工作。
既然是服务工作,就是苦活累活脏活,但也是非常有意义,非常有价值的活儿。
离开还是坚守,全在于各人选择。